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电影 > 欧美银幕>正文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时间:2019-03-01 13:00:20    来源:好热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美式英雄主义的套路并不新鲜,但冲着“卡神”詹姆斯·卡梅隆,中国观众还是心甘情愿为他的新片《阿丽塔:战斗天使》买单。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阿丽塔》的剧情并不复杂,26世纪的“废铁城”中,外科医生伊德在垃圾场里捡到了只剩下头部的机械少女,他为少女装上已故女儿的义体,取名阿丽塔。苏醒后的阿丽塔残存的身体记忆,让她展现出惊人的格斗天赋,在找回战衣和技能后,与黑暗势力决一死战。

2月22日,由卡梅隆监制并编剧的《阿丽塔》上映,当天排片占比达39%,创下1.25亿元的票房成绩,成功超越已称霸单日票房榜多日的《流浪地球》,并优于《大黄蜂》的首日票房表现。

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2月28日18:30时,《阿丽塔》内地票房为5.82亿元。业界预测,该片在内地市场的最终票房会在9亿元左右。目前,其北美总票房为6195.4万美元(约合4.14亿元)。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如果该片投资成本为1.5亿美元,全球票房需达到5亿美元才能收回成本并盈利。在北美票房走势不利的大背景下,中国内地市场将成为该片的“票仓”。

不过,随着奥斯卡热门影片《绿皮书》、梦工场知名动画IP《驯龙高手3》的先后上映,留给《阿丽塔》的时间并不多,想要创造《阿凡达》的票房奇迹,几乎微乎其微。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先有《铳梦》,再有《阿凡达》

作为卡梅隆忠粉,漫联集团创始人夏霓在首映当日就感受了新技术的冲击,她认为《阿丽塔》基本成功,只是相较于《阿凡达》而言,有种“既生亮,何生瑜”的无奈感。

从超级IP角度而言,《阿丽塔》是有基础的,该片原型来自日本漫画家木城雪户作品《铳梦》中的主角。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1984年,年仅17岁的木城雪户以短片漫画《气怪》入选第15回小学馆新人赏。但在《怪洋星》、《飞人》等作品受到好评后,木城雪户没了创作灵感,一直没有拿出佳作,直到1991年《铳梦》开始在《Business Jump》上连载,木城雪户的漫画才华才被认可。

《铳梦》的故事发生在26世纪文明崩溃后的后启示录时代,围绕着地上城市“废铁城”和天空之城“萨雷姆”的对立展开。

“废铁城”的医生依德在“萨雷姆”倾倒下来的垃圾场中意外发现了仍存活的少女改造人,尽管只有上半身,但依德将她修复、收养,并取名为加里。失去记忆的加里发现自己拥有一种古老机甲术的记忆,为了寻找自己的身世,她来到了“萨雷姆”。

“在日本经济起飞的最后一个阶段里,以‘废土世界、反乌托邦’为主题,并进一步开始探讨人性阴暗和光明的《铳梦》引起轰动是必然的。”夏霓对这部作品比较熟悉,她与日本诸多漫画作者有过合作。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2000年,卡梅隆在看过漫画《铳梦》后,爱上了“少女加里”的故事,并意识到《铳梦》可以搬上大银幕并给观众带来全新视觉体验,他很快拿下了影视改编权。这一年,《X战警》开始推出超级英雄题材系列电影,人们期待着卡梅隆在《泰达尼克号》之后再有力作。

当时,卡梅隆的手头有两个项目,一个是《阿凡达》,另一个就是《铳梦》。

2003年,他已经为两个项目写好了原始故事框架,考虑到技术尚不成熟,2005年,他还是向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提交了《阿凡达》的拍摄计划。

因为投资巨大等原因,几经辗转,《阿凡达》最终还是由福克斯制作发行。2009年,该片上映并斩获27亿美元全球票房,打破了由卡梅隆自己保持的《泰达尼克号》影史纪录,卡梅隆也因此登顶世界电影神坛。

但这位电影大师并不是“自由之身”,当他打算接着做《铳梦》时,《阿凡达》续集拍摄合约已让他分身乏术,卡梅隆不得不离开,辞去《阿丽塔》导演一职,并找到《铳梦》漫画忠粉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接手。这位1968年出生的导演,曾以动作电影《罪恶之城》入围第55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熟练掌控多种电影类型,影像风格独特。

1992年,还是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学生的罗德里格兹,拍摄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杀手悲歌》,这部影片的拍摄成本仅有7000美元,所以他一人分饰导演、剪辑和录音。凭借“低成本创造优质项目”,罗德里格兹创立了捣蛋鬼电影公司,之后陆续推出《杀人三步曲》《墨西哥往事》《罪恶之城》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与卡梅隆接洽之后,罗德里格兹立刻和团队召开会议,他发现卡梅隆已经写好的600页电影解读笔记都很完善,包括世界观的构建、次级角色小传、机械人的信息等。而且,这些素材以卡梅隆式的独特视角来呈现——没有简单采用PPT,而是带有视效的完整故事轴。

这些都吸引了罗德里格兹加入这个项目,接手导演工作后,他首先缩减冗长的初始剧本,希望把剧本修改到适合电影拍摄的长度,大幅缩减后他也重写了一部分内容。

“这部影片里有一段非常伟大的爱情故事,也有父女亲情元素,而我本人也是一位父亲。我要确保这些内容都出现在缩减后的剧本里。”卡梅隆很喜欢罗德里格兹对这个剧本的看法,这个项目也成为两名电影人的合作舞台。

特效惊艳,寄望大IP续集

即便有卡梅隆加持,打出“好莱坞划时代之作”的特效卖点,《阿丽塔》的口碑并没有像《阿凡达》一样爆棚,因为观众难以找到太多惊喜。

夏霓认为,与《阿凡达》不同,《阿丽塔》的划时代意义并不在于大场面的渲染,而是主角阿丽塔的动作和表情捕捉,“阿丽塔这个人物太真实了,观众可能也会疑问,怎么制作出来的,但可能不知道制作有多难。”

在《阿丽塔》的诸多解读文章中都会提到一大技术难点:塑造真实CG角色的杀手锏“表演捕捉”。

单论这一技术,《阿丽塔》幕后的主力特效工作室维塔数码(WETA Digital)算是目前技术最领先的,《魔戒》的咕噜、《阿凡达》的纳美人等经典形象,均出自维塔。

“但阿丽塔依然是一项巨大挑战,因为这是我们制作的首个全CG人型主角。”上月末,在北京合生汇寰亚影院举办的维塔大师见面会上,谈及“阿丽塔”,工作室视效主管Eric Saindon和动画主管Mike还是为此感到骄傲。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从制作过程而言,阿丽塔与咕噜并没有太大差别。首先,对提供表演捕捉的演员进行全方位的扫描,建立最精细的三维模型。这一次,在对扮演阿丽塔的演员罗莎·萨拉查(Rosa Salazar)扫描时,囊括了对牙齿和牙龈的扫描,以保证嘴巴内部动作的准确性。接下来,就是制作高解析度、高清细节的数字演员替身,这一步形成的数字人物,是演员的数字替身,而非最后的阿丽塔形象。

作为“表演”的重中之重,维塔要捕捉到最真实的表情,就要利用“面部行为编码系统”来采集演员的不同表情,采集越多越好,越精细越好,以便数字制作时更为精准。

“罗莎做了很多大表情,还有很多细腻的表演,这是我们第一次关注语言表情,阿丽塔的脸部肌肉动作比阿凡达的娜塔莉要多三倍左右。”作为技术派,两位主管想创造出一个真实的脸部。

从观众的体验看,维塔的这种期望基本实现。有评论认为,主角阿丽塔在二次元与三次元之间达到了一种神乎其神的平衡,极具情绪化的眼睛,乃至皮肤上的斑点、纹理,更是令不少观众感叹,这人物做得太逼真,而透过这些表情可以清晰读取阿丽塔内心的起伏与抗争。

中国票房预计不到10亿,《阿丽塔》大IP梦想要落空

但恰恰是这份逼真,让观众产生了“看到真人一样”的感受,以至于很难去体会到,这是需要一个800人的制作团队、3万多台电脑历经4亿多小时进行渲染的庞大复杂工程。

甚至有观众认为,《阿凡达》依旧是好莱坞电影中特效最好的。夏霓虽然并未有此感叹,但她内心最大的期待还是《阿凡达2》,“好莱坞的特效肯定是没得说,关键他的故事已经摆在那儿。”

资料显示,《阿凡达2》讲述了初代五年之后,曾经的地球残疾军人杰克·萨利,已经成为潘多拉星球纳美族一方部族的族长,并且与爱妻娜塔莉育有一对可爱的儿女,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卡梅隆曾表示,《阿凡达2》将展示人类曾未见过的潘多拉海底世界。

相较而言,《阿丽塔》并不是传统的成长型“美式英雄”,从一开始,阿丽塔就是暂时失忆的“转世投胎的超级战士”,自带十万马力的战斗力,即便用最传统的缔造手法,也很难让观众有逆风翻盘的“兴奋点”。很多观众认为,直到最后一刻,阿丽塔举着大马士革钢刀对准天空城“亮剑”,仿佛才是正剧开场,但影片却戛然而止,真正英雄成长的故事只能期待第二部。

或许这就是导演有意为之,作为超级IP,《阿丽塔》能否比肩《阿凡达》,也许只能期待第二部。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