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科技新闻 > 厂商动态>正文

网易不再“佛系”

时间:2019-03-01 12:58:14    来源:好热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与华为、阿里、京东等强调“狼性文化”的企业相比,网易(NTES)一路走来都显得有些“佛系”。不过,在互联网裁员潮的摧残下,网易似乎也难逃裁员的“噩梦”。

2月27日,继滴滴、京东宣布裁员不久,网易也传来裁员的消息。根据网易员工称,本次网易严选裁员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裁员比例接近50%;教育产品则计划从300人裁员到200人以下,公关部进行40%左右的裁员。

随后,针对网易这次大裁员,网易公司回应称,网易的确是在进行结构化性优化,未来会更加聚焦,以便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和组织效率,充分发挥网易差异化优势,适应更加长远的市场竞争。

结构性优化,看起来是多么一个美好和合理的词汇。但事实上,这也不过是“裁员”的体面说法而已。

无独有偶的是,2018年底,网易也上演了一出“违约大戏”。

10月24日给的offer,12月26日通知解约,毁offer,毁三方协议,而被毁约的主角是网易汉州盘古游戏部的2019年届应届生。

网易不再“佛系”

十年寒窗苦读入名企,岂料毁约只在一刹那。别的不说,就这一出毁约事件,网易做得难免有失名企风范。对此,微博有知名大V提示:

“人家违约不是根据你的学生身份,而是根据部门和公司的盈利预期,所以不在你的可控范围。未来3个月,违约风险会继续增加,因为大家的预期在回落。”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裁员与违约的背后,都可以隐约窥出一向以“佛系”自居的网易,在互联网寒潮的冲击下似乎也很难淡定起来。而在这一份不淡定的情绪之外,网易又掩藏了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业绩增收不增利

事实上,从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表现来看,进行业务调整和裁员对于丁磊来说是早晚的事。

2月21日,网易公布了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198.44亿元(28.86亿美元),同比增长35.8%;归属于网易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6.98亿元人民币(2.47亿美元),同比增长32%。

然而,与此对应的却是网易毛利率的持续走低。网易第四季度综合毛利率38.6%,环比三季度下降17.5%。而需要注意的是,拖累网易毛利率的正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电商业务。在2018年四季度网易业务板块中,电商业务毛利率垫底,仅为4.5%,而上一季度则为10%。

由于营收不及预期,网易当天收盘股价跌幅达5.89%,报218.9美元,至11月以来最低水平,市值蒸发近1.8亿美元。

网易不再“佛系”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与此同时,当天网易股票评级被Jefferies从买入下调至持有,目标价从254美元下调至245美元,同时下调了2019年和2020年的收入和盈利预测。

值得一提的是,从收入构成来看,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0.20亿元,同比增长37.7%;电商业务净收入为66.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5%;广告服务净收入为7.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3%;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为13.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2%。

从上述数据来看,游戏和电商为网易贡献了近九成的营收,而次之的广告服务、创新及其他业务所占比重,尤其是同比增幅远不及前两者。

然而,事实上在当前经济政策环境下,这一营收结构令网易隐忧凸显。

分析师KarenChan在客户报告中称:

“虽然较低的比较基数和新游戏的贡献令移动游戏的增长速度再次加速到40%以上,但新发游戏的生命力和《暗黑破坏神:不朽》发布时间的不确定性可能会让前景笼罩阴影。”

对此,方正证券也表示:“受电商及创新服务业务扩张影响,毛利率继续下探。”

游戏遇“天花板”

众所周知,游戏业务是网易净收入和净利润的支柱,而这一点在网易的最新财报中便再次得到佐证。

网易不再“佛系”

但在游戏业务亮眼的数据背后,还掩藏了一个不争的事实——网易游戏业务增长开始放缓,遭遇行业天花板。其实就像真胖与虚胖一样,有些人看起来胖,但也有可能是“肿”。网易的游戏看起来庞大,实则内里却蕴藏危机。

而这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从监管层面来看,从去年3月份以来,受到监管部门机构调整影响,游戏版号审批一直处于暂停状态。根据以往统计,7个月以来中国大约累计减少了近5000款游戏审批。直至12月下旬,国内游戏产业版号审批才终于传出解禁的消息。

而同年的8月,多部门印发了防控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提出要“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控制运营数量,意味着掐掉了很大一批用户数量,尽管这对整个社会来说是有益的,但对以游戏为生的公司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以上种种措施,不论是从监管现状,还是政策预期来看,都预示着中国游戏野蛮生长阶段已经过去。而对靠着游戏红利实现滚雪球似增长的网易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此外,从玩家数量来看,人口红利的消失也使得游戏行业进入了存量市场。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数量达到7.72亿,已经见顶。与此同时互联网用户向网络游戏的转化也基本完成,玩家数量稳定在6亿人左右。

2018年国内移动游戏用户超5.3亿,游戏行业年化营收超2000亿元。国内移动终端出货量整体下降,市场不会再有爆发式增长。在这个背景下,2018年整个手机游戏市场增速仅为15%。

这意味着,在监管加强和人口红利消失的双重夹击下,网易游戏板块显然已经触及行业的天花板。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天花板面前,网易选择了向海外市场进军,开拓海外市场。反观游戏行业一哥腾讯,则是选择了“去游戏化”措施,2018年9月底,腾讯正式调整组织架构,增加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海外拥有人口红利的优势,但网络游戏是一个高度依赖产品的行业,它的爆发具有很大偶然性,在产品上线之前结果很难准确预测,而市场也一直在不确定性中持续洗牌。

这也意味着,或许网易依然可以稳住游戏业务的稳定增长,但至少在短期内,游戏业务难以实现高速的增长。也就是说,这一块支柱业务已经很难为公司在营收和股价增长上提供强劲的上升动能。

电商业务“拖后腿”

左膀游戏业务遇天花板,右臂电商业务也不给力。

先拿网易旗下原创生活类自营电商品牌网易严选来说,自2016年面世其一度被是电商新势力。因为踩中“消费升级”趋势被一致看好,甚至阿里和京东都各自推出了心选和京造加以狙击。

但在有限的市场容量,终究还是使得精品电商被划进了细分市场中。作为对比,MUJI在2017的全球营收不过约231亿人民币。网易严选和有品分别在2018年也仅定下了200亿的目标,与传统电商平台体量完全不在一个体量,难以撑起战略层面的业务布局。和200亿元的“小目标”。

网易不再“佛系”

而就目前结果来看,2018年网易整个电商板块的营收为192.4亿元,远不及预期。更别提网易严选200亿的“小目标”了。

再看网易电商的另一只大腿——网易考拉,如今的它仍还未摆脱一场由“加拿大鹅事件”带来的信任危机。

2018年底,网易考拉深陷罗生门事件:网易考拉所售的一件加拿大鹅女款羽绒服,被消费者爆出是假,网易考拉方面出具了加拿大鹅官方的正品鉴定。加拿大鹅官方却推翻了她的正品鉴定,自爆在原产国买进来的货,并且具有官方鉴定,最后却被官宣假的。这就很打脸,虽说供应链环节出现的问题,但在各持已见的情况下,这对网易考拉来说公司形象很是受损。

网易不再“佛系”

值得一提的是,实际上网易毛利率的持续走低,其电商业务增速放缓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据公开数据显示,自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单独公布电商业务财务数据,到2018年第四季度,网易此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速已从175%下滑到64.8%。对此,网易解释称,电商业务毛利率环比同比均下降,主要是由于2018年第四季度的促销力度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网易CFO杨昭烜也多次表示过对电商毛利率的担忧,他表示:

“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始终在努力寻求在营收增长和利润率之间实现某种平衡。另外,我们也有意让电商业务毛利率保持在2018年的全年水平,但这一目标并不是能轻易实现”。

结果,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一出,他的担忧就成了事实。

有意思的是,这不是网易第一次把毛利率下降归咎于促销。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二季度毛利率同比下降时,其都对外解释称为“由于本季度促销力度相对较高所致”。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接近网易的行业人士分析称:

“网易电商尤其是网易严选的主要问题在于品牌自营,商业模式很重,虽然在一二线大城市小白领之间还有不错的口碑度,但是自主品牌的整体获客成本很高,新用户增长缓慢。”

小结

一直以来,对“佛系”一词有着别样解读的网易CEO丁磊认为企业动作可以慢但战略一定要正确,他表示:“佛,讲究的是静心。只有静下心、沉下心,才能做出好产品。”

如今,在互联网寒潮之下,不知道网易的裁员还算不算它“佛系文化”的一种。

除此之外,网易当前面临的更大问题可能是,在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转向产业互联网并聚焦人工智能的当下,网易还拿不出响当当的王牌技术和产品,在消费互联网红利退潮的时候,网易的日子会更难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